撷羡.

“世事人无奈,君心我自知”

铸铁锅【现实向脑洞】

温柔的我说不出话来😭

苏晴安。:

>>只是脑洞,脑洞而已……认真你的输了。


>>我没想到我从生日会回来还可以写点东西。写作也真的是我的梦想了……


>>其实主旨是想阐明今天的一点思考。


 


001.


 


“老板,老板,醒醒。”


 


经过了一整天的肌肉训练,王源被这声温柔的声音唤醒的时候,他是极不情愿,甚至只觉得自己睡了两分多钟的。


 


慵懒地挑起自己的眼皮,王源用一种带着杀气,却又轻描淡写的眼神看了助理一眼。


 


“什么事?”王源说,“一句话之内解释清楚。”


 


助理吞了吞口水,诚惶诚恐地看了王源一眼,总算是赶在他耐心告罄之前,小声说:“老……老板你忘啦,你让我今天早点叫你起来的……要去给……给另一个,王……王老板,买生日礼物……”


 


助理的声音越来越小,真的是害怕王源借着起床气持刀杀人的。


 


但王源只能略微皱了皱眉头,就很快地从床上跳起来。


 


他随便裹了件外套,睡裤不脱了权当时尚,匆匆洗了把脸,精神抖擞地站在了门口。


 


“走吧!”


 


王源说。


 


·


 


两天后,迪士尼乐园。


 


“源源,听姐一句劝。”


 


手里提着两大袋的玩偶,景甜呼哧带喘地跟在王源身后,好不容易从一家商店里拉住了王源。


 


王源正在看一只手掌有磁铁的迪士尼鸭子,最近伴随着一系列表情包,这个鸭子在网络上大火。


 


纠结地把憨态可掬的鸭鸭握在手里看了看,王源不确定地举起,问景甜道:“甜甜姐,这个唐老鸭你觉得行吗?”


 


“行!”景甜连忙回答,“我觉得特别行!”


 


“它不仅长得很可爱!而且还有很多的寓意!”走过来拉开鸭子的双手,景甜将这个鸭子的胳膊曲折成一个打气的样子,“你看,比如这样,今天也要加油鸭,不觉得很适王……”


 


她话还没说完,王源已经递过来了一个威胁的眼神,意识到身边还跟着不了解内情的工作人员,景甜立刻噤声,但这也不妨碍她立刻搓了一把王源的脑袋,笑骂道:“嘿你也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了哈!”


 


“没有没有,我那不是着急吗……”王源连忙说。


 


“反正你凶我了,我男朋友都还没有凶过我呢。”景甜一边笑,一边指了指那个鸭子,“不然这样,就定是这个鸭子了,你定了它,我就不生气了。”


 


实在不是景甜想强人所难,只是这都进园大半天了,一个项目都还没有玩成,一直在不停地拍照,逛街,拍照,逛街,拍——OK,她承认,有一半责任在她。


 


但是另一半,总是王源的了吧?!


 


话说,就是一个生日礼物而已,至于这么……从东逛到西,从南逛到北,自己东西都买了一兜,他还选择不定一样吗?!


 


现在别说王源手上拿的是个鸭子,哪怕拿的是个波板糖,景甜也铁了心要劝他收下。


 


但王源显然不是这么想的,他犹豫着看了看鸭子,最后还是把它挂回了货架。


 


“姐,你听我说……”王源气势十分不足。


 


“我不听。”景甜的脸直接黑成了锅底。


 


“鸭子挺好的……”王源继续解释。


 


“什么挺好的,好你还不是不会买——话说,鸭鸭这么可爱,为什么不买鸭鸭?”


 


“鸭鸭虽然可爱……”


 


“但是你送一个男孩子鸭子……不太合适吧。”


 


刹那间,景甜静了。


 


被王源这有理有据的理由梗了一下,她甚至忽视了鸭子下面盖着的那个耗子还能劝说王源买买,便转身出了商店们。


 


王源赶紧追出去——他很擅长哄他妈妈,并由哄妈妈这件事情发展出了很多说不清的绅士品格。


 


现下,虽然生气的人身份是姐姐,没买到东西本该发脾气的是他,但王源还是很认真地走过去,又很认真地指了指不远处拉着一摞气球沿街叫卖的工作人员。


 


“要不,我买个气球吧。”王源说。


 


“……气球能上飞机托运回去?”景甜的思维和他不在一个频道。


 


王源还想解释,但就在他即将把眼睛从气球上又一次转会景甜身上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,在众多气球里,飘着一个蓝色的米老鼠气球。


 


“诶。”王源感叹。


 


美国晴朗的天空是那么蓝,温暖的阳光穿透米老鼠外透明的圆形气球壳,撒在蓝气球顶端。


 


“景甜姐,那个蓝色的米老鼠气球,还挺好看的。”王源说。


 


“我还是不建议送气球,还是刚才那个鸭……或者别的玩偶比较好。”


 


“我是说,我想要那个气球。”王源又说,“你觉不觉,那个气球有点像王……反正就是肉肉脸,圆乎乎的,特别可爱。”


 


……迪士尼会开着飞机过来向你索要版权费的。


 


“我以前吧。”景甜说,“也见过这么个没事儿瞎联想东西的小孩,看到个绿叶儿都能有点不一样的感慨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王源在这简单的话里察觉到了什么。


 


“反正叫王什么,我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
 


一边说,景甜站了起来,过去把那个气球买过来,塞到王源的手里。


 


“你何必这么纠结呢?”


 


“你送的,难道他还有不喜欢的吗?”


 


002


 


并不是这个问题。


 


直到坐上从美国飞往北京的飞机,王源套上耳机,拿手机看《天坑鹰猎》的时候,仍然在想这件事情。


 


不存在——你送的,他还不喜欢吗这样的事情。


 


这一句话说到底,无非就是人为了不想去了解对方找的借口罢了。


 


就好比如说,你已经很了解他喜欢法国队不喜欢乌拉圭,那你送他一个苏亚雷斯的签名足球,他也不会开心的。


 


长久的相爱是互相了解,是方方面面的互相了解。


 


是了解之后的投其所好,而不是街边随意看中的一件商品——那当然可以作为平时想起他买回去的礼物,但是一年,生日是只有一次的。


 


去年。


 


王源在想,自己是怎么想到那个尤克里里的。


 


可能不仅仅是因为那个“我喜欢你”的寓意,也不仅仅是因为尤克里里和吉他是绝配,更重要的——从一开始,他就是想送王俊凯一把乐器的。


 


象征着他一开始的梦想,象征着他必须要去的远方,才会买下那把乐器,在生日这一个特殊的日子送给王俊凯。


 


但是今年……


 


王俊凯已经做得非常非常好了,王源觉得,他不用再去提醒王俊凯什么,王俊凯什么都是知道的。


 


痛苦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这一下拍不出来灵感,倒是把王俊凯的信息拍了出来。


 


王俊凯:【宝宝,北京挺冷的,加一个外套,别被冻着了。】


 


王源:【诶,晓得老……】


 


王源:【你这件事情从昨天晚上都说到现在了,我带了外套的,不然你去看我站子的图】


 


王俊凯:【知道,就是提醒宝贝一下】


 


王俊凯:【在飞机上休息一下,不然落地了都没法儿带你去吃好东西,又要回家睡觉】


 


看到这里,王源忍不住莞尔——真的,王俊凯是很奇怪的,他明明是天王巨星,明明都已经红到了一个别人可能一辈子都红不到的高度,却还有时间和精力躬身询问和关心这些家长里短……


 


家长里短?


 


王源忽然窒住,他拿起手机又放下,犹豫了一会儿,终于发了条信息过去。


 


王源:【其实……比起出去吃,还是更想吃你做的】


 


王俊凯:【好的,宝宝想吃什么?晚上给你弄。】


 


王源:【中餐厅里有的挑几个就行。】


 


王俊凯:【那不行】


 


王俊凯:【你是独家特供,私人定制菜单,要点菜厨师长才会准备菜那种。】


 


王源:【要不还是出去吃吧……】


 


王俊凯:【怎么又想出去吃了?】


 


王源:【你最近也忙,别回家了还要弄饭做菜,挺累的。】


 


王俊凯:【我挺感动的】


 


王源:【…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?】


 


王俊凯:【但是我不觉得累——首先来说,给你做菜我不会觉得累,这是其一】


 


王源:【那其二呢】


 


王俊凯:【当明星如果是工作,做菜就算生活?人也不能每天都忙于工作,你说对吧?】


 


王源:【诶……】


 


王俊凯:【宝宝点菜哈,我先去工作了,有人喊我。】


 


说完这句话,王俊凯那边就再也没有显示“正在输入”中了,王源抓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,忽然打开了知乎,往炊具方向翻翻找找起来。


 


003.


 


王源被王俊凯派来的保姆车接到会场的时候,王俊凯正在排练一个空中飞人唱歌项目。


 


这年头演唱会非常喜欢让爱豆不站在地上,总是要拉几根钢索,吊一个椅子,把爱豆弄到天上去,才能彰显演唱会的高端大气上档次,让粉丝不虚此行。


 


于是王源进去的时候,正好看见王俊凯被吊在空中,举着话筒深情唱歌的场面。


 


现场的椅子鳞次栉比地早已排好,王源跨越过一拉就开的铁栏杆,随便挑了把离吊在空中的王俊凯最近的椅子,坐在上面。


 


王俊凯随意向下一瞥,看见他坐在那里,没有说话,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,然后目光不动,直接停在了王源的身上。


 


于是,一首本应该略带低沉情绪的醒着,活生生地被他带着笑给唱完了。


 


王源看着他笑,丝毫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,先是跟着撤回舞台的椅子滑动的轨迹一起跑到舞台边缘,然后就站在舞台边上,踮起脚尖,仰着小脑袋看上头的王俊凯。


 


王俊凯一首唱完,把话筒暂时还给工作人员,这才哭笑不得地走到冒出一个小脑袋的小兔子边上,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
 


“回来啦?”王俊凯摸着兔子脑袋说。


 


“不专业。”小兔子显然不领情,“看到我就开始笑着唱歌,这首歌明明就不是这个感情色彩的!”


 


“噗……对不起,是我不专业了。”王俊凯认错显然很快,“那你怎么办?要不要上来指导我一下?”


 


“也可以,但是你要……”


 


回头用眼睛瞟了瞟已经退回去的吊椅,王源这才转过头来。


 


“你要把那个椅子也给我坐着玩玩,我才给你示范唱一次。”


 


·


 


“所谓的眼睛大肚皮小,可能就是形容的你这种情况。”


 


扶着一手冷汗的王源从椅子上下来,王俊凯把他抱着往后拉,拉到后台的一把椅子上;担忧地拿了瓶矿泉水喂他两口,王源这才缓过气来,脸色煞白地看了一眼外面的椅子。


 


“我又没吃东西……怎么就眼睛大肚皮小了。”王源嘟囔。


 


“怕高还要玩这种椅子,是不是眼睛大肚皮小。”细心地将王源脑门上的冷汗擦掉,王俊凯把矿泉水塞到他冰凉的手里。


 


“我那是怕你掉下去。”王源立刻说,“真的是这样的。”


 


“嗯,源源不怕。钢索很结实,我坐得很稳,不会掉下来的。”


 


说着,王俊凯拉起王源的手,慢慢地把他牵到台下,安排在A1区最前的座位处。


 


“坐在这里看我。”王俊凯说,“今天这场演唱会,只是唱给你听的。”


 


004


 


“行,那我就带着王源先走了。”


 


排练一直持续到深夜,反复敲定每个细节,练习自己还不能完美展示的部分,结束的时候分一个生日蛋糕,然后王俊凯才牵起他今晚唯一观众的手。


 


王源把王俊凯的音乐完整地听了一遍,最后忍不住蜷缩在并不怎么舒服的塑料凳上睡着了,直到收工的一声好才把他叫醒。


 


然后他就懵里懵懂地被王俊凯牵起来,给塞到车里,直到车上了高速,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
 


就在那个时候,王俊凯的语音导航里忽然传来了他的声音,说的是:“向左前方直行100m”


 


王源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然而没过多久,他却一骨碌地坐直,看了看王俊凯卡在方向盘边上的手机,又看了看王俊凯。


 


“这……这不是绝版了吗?”王源问,“你……你不是更新了高德的么?”


 


“是啊。”王俊凯回答,“不过我恰好是代言人之一,要一个语音包来用,也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吧?”


 


“但……但是……”


 


“放轻松一点,宝宝。”王俊凯目光专注地看着前面的道路,忽然说道,“你看,南滨路到了。”


 


·


 


重庆似乎有一夜不灭的夜景,即使王俊凯的排练下得很晚,即使他们是开车从悦来赶过来又花了许多时间,等到南滨路上时,满江灯火还在温柔地等待着他们。


 


王俊凯把车停在一处隐蔽的地方,给王源加了个外套在卫衣外面,这才打开车的后备箱,摆上两个垫子,和王源一起坐上去。


 


连绵下了几个星期的雨,重庆今年的秋来得不算太晚,深夜的江风吹拂着,十分的舒适和惬意;即将中秋的月亮已经接近一个正圆了,哪怕不那么完美,也是中秋团圆的气氛。


 


王源看着月亮,刚想说什么,手里就被王俊凯塞进了一个打火机。


 


“源源。”王俊凯捧着一个插了蜡烛的小蛋糕,看着王源微笑,“点蜡烛,庆祝我们回家。”


 


“……诶。”王源的手指将打火机打了一个转,却没有去点蜡烛,“对不起啊,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生日蛋糕。”


 


“没关系。”王俊凯又笑,“你今天才赶回来,准备这些来不及,更何况……”


 


“更何况什么?”王源问。


 


“点了蜡烛再说。”


 


王俊凯是铁了心地要卖关子,王源只好如他所言,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;暖黄色的火光在风里跳动,映亮他们两个的脸颊。


 


“你可以说吧?”王源又问。


 


“更何况。”看着在风中飘摇的蜡烛,王俊凯笑得比平时还要温柔,“你能在这里陪我吹着江风一起过生日,我已经觉得足够了。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上一次我们一起离开重庆的时候,我们还是幻想在南滨路上骑车的小孩儿。”


 


“这一次回到重庆的时候,我们已经成了在南滨路上开车的大人了。”


 


“我的愿望就是……”


 


“哪怕有一天我开着轮椅,也想和王源从南滨路的这头,再去南滨路的那一头。”


 


“祝我生日快乐。”


 


005.


 


“买回来了吗?”


 


在史强着急地到门口探查的第四次,王源终于鬼鬼祟祟地藏着一只打包盒,从门口跨了进来。


 


他的一只脚刚刚伸入门内,就马上停住,先是眯起眼睛左看右看,确认王俊凯不在这里,这才做贼一般地溜了进来。


 


“强哥。”把打包盒从肚子那块的衣服里掏出来,王源咽了咽口水,“你要用声明发誓,你会保护好我的火锅。”


 


“有那么严重嘛……”


 


“当然那么严重,特别是不能让王俊凯知道,你听到没有!”


 


“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?”


 


就在王源说完这句话的同时,他的背后就传来一个声音,王源的背脊瞬间僵住,然而下一刻,他又飞快地转了个身,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掩护了身后的史强。


 


左手背在身后,他向史强做了个“赶紧走”的手势。


 


“我……我是说……嗯……我刚刚吃了个冰淇淋,不能让王俊凯知道……”


 


“……今天你不唱歌,可以吃点冰淇淋……”王俊凯皱了皱眉,他感觉王源的事情不是这个,但他也不像打破砂锅问到底,“但是还是要少吃。”


 


“诶……我知道。”王源连忙点头。


 


看着王源乖乖点头的样子,王俊凯的心再一次非常成功的软了——今天王源穿了件米白色的套头卫衣,卫衣略有些大,但显得十分温暖。


 


冲王源招了招手,王俊凯看一眼四下无人,便直接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

 


“工作……工作人员。”王源不好意思地说,却没有推开王俊凯。


 


“没关系,如果他们过来的话,就说是社会主义兄弟情拥抱就行了。”


 


……哦,这件事情,是自己昨天说他是兄弟,在记仇呢。


 


王俊凯没有王源想得那么复杂,他伸手拍了拍王源的脊背,在紧紧拥抱了他一下之后,便放开了手。


 


“看你今天穿得很好,觉得……特别适合一个抱一抱。”


 


“我要去化妆了,允许你再吃一个冰淇淋,我假装不知道。”


 


006.


 


最后的最后,王俊凯还是知道了,王源下午吃的冰淇淋,大概是火锅馅的。


 


“后台准备了冰淇淋。”在台上,王俊凯忍不住对王源说。


 


“……好”王源懵懵地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重要的场合,王俊凯会忽然说这个。


 


最后一曲遇见唱完,王俊凯回到后台,再一次打开那个由王源亲自端上台,要送给他的火锅。


 


他单手拎起盖子,诧异地挑了挑眉毛——这口锅的盖子质量不轻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。


 


王源正在吃一个哈根达斯的冰淇淋,看到他看锅的样子,缓缓地走了过来,贴住他的后背,小声科普。


 


“这个叫铸铁锅,是做东西吃,特别特别好用的一口锅。”王源说,“尤其是做炖菜,大厨都要用这个的。”


 


“你看,它的盖子是凹下去的,你如果要炖东西,就可以往凹下去的地方加水,就可以不让里面过热了。”


 


“火锅……其实是今天才想到的,我……”


 


后面的话,他没有说下去,因为王俊凯已经放下了沉重的锅盖,抬头认真地盯着他。


 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王源问。


 


“为什么想送我一口铸铁锅?又为什么会送一锅麻辣的重庆火锅?”王俊凯轻声说。


 


后台喧哗,重庆的夜风挤进来,却很凉爽,外面是散场时热闹的声音,只有王俊凯和王源站的这个角落安静。


 


“去年,送你的生日礼物是当我们成为了明星,所要去的地方,而今年,则是如果你变成了平凡人,可以回到的家乡。”


 


“去年的礼物,是送给你的梦想。而今年的……则是给你所有无关巨星王俊凯的,俗世时光。”


 


“祝你生日快乐。十九岁的,王俊凯。”



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风筝格:

无 可 逃 脱

(手把手教你绑架小樱桃(bushi)

爆哭了😭

是独角兽呀:

我不知道这个小孩是不是真的会看饭圈(或者cp圈)

但是他心思细腻的想让我哭

16岁的少年啊 你总是这样
不用说一句话就能让爱你的人为你流泪

少看这些吧 等我们强大了你再来找我们

我们也会为了你们努力

图cr 微博id:浙江温州奶糖厂 比个心我超爱她的❤

我去码字了 我他妈不能对不起我的崽崽


开权限啦 可以转载